游泳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三十四章期满赴约

2019-12-04 16:18: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三十四章期满赴约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洞内,水凌志满脸好奇的东看看西瞅瞅,眼中震惊之情不言于表。

“怎么,很好奇吗?”

“嗯!”听到一声调笑的话语,水凌志自然反应一样的diǎn头答应,随即反应过来后转身看着此时双手环抱于胸笑看着自己的花舞飞扬,眼睛骨碌碌一阵转动,走到花舞身边,嗤嗤的笑道:“晨星哥哥,你教我好不好,我也想学。”

“想学?”看到水凌志那嗤嗤的笑声,花舞一身汗毛倒立,摸着下巴问道:“真的想学?”

“嗯!”听到花舞问自己,水凌志一脸肯定的看着花舞diǎn头道:“如果晨星哥哥你今天不教我,我就哭给你看!”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想要学呢?”想到一些事情,花舞蹲下身子,看着水凌志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不想被人欺负,更加不想晨星哥哥你被欺负,等我学会啦,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把他赶走!”听到花舞的话,水凌志一diǎn心机没有的比划着此时已经握紧的xiǎo拳头,咬牙切齿的説道。

“额!哈哈……!”刚刚听到水凌志的话,花舞也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哼……!你敢笑话我,我不理你啦,大坏蛋!”看到花舞飞扬笑话自己,水凌志xiǎo嘴嘟着,一个潇洒的转身,就走到一个台阶处,双手撑着下巴,不再説话。

“好啦,xiǎo气鬼!我这不是逗你玩的嚒!”花舞飞扬笑摸着水凌志的xiǎo脑袋説道。

“哼……!”“好啦,我时间有限,你现在就在这里自由活动,等我出来再説吧!”花舞説完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月的食物放在客厅中的一张石桌上,之后转身走向密室,独留水凌志一个人坐在原地生着气。

“蓬……!”一声重物击地的声音伴随着临时洞府的一阵摇晃后,真正的陷入一阵死寂中。

时间一天天过去,水凌志自己锻炼着臂力与腰力,而花舞所在的密室一阵死寂,至今还是没有任务动静,而水凌志却一diǎn也不担心,在他心里,没有什么事是花舞飞扬不能做到的,现在仅需的便是时间而已。

一个月期限的倒数第三天,花舞强制性的改变高级丹一炉炼制一颗的规则,虽然之前也是一直失败,但是此时被丹火烧得通红的丹炉中,三颗有diǎn不规则的丹药徐徐的转动着,而观花舞也早已是脸色苍白,只是一直咬牙坚持。

“吼……!”就在此时,沉寂已久的密室中传出三声似龙吟又似虎啸的声音,虽然有diǎn低沉,但是密室外的水凌志却是听得真真实实。

“砰……!”距离那三声后一个时辰的时间,一声炸雷般的声响再一次的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整座洞府的摇晃。

“晨星哥哥,你怎么啦,没事吧?”看着这一切的水凌志下意识的一阵慌怕,跑到花舞飞扬所在的密室门处,拍打着密室门,满声焦急的喊道。

“吼……!”就在此时,一声愤怒的吼叫声响起,水凌志还没有反应过来,密室门便被炸得石屑纷飞,而水凌志也被震飞,撞击在洞府石壁上,跌落下来,吐出一口鲜血,看着此时在洞府中翱翔的三道赤红虹霞。

“哼……!”就在水凌志还不知发生什么事,满眼迷惑的时候,一声冷到极致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

“晨星哥哥!”听到声音,水凌志却是一阵的高兴,刚刚喊出声来,便看到一身杂乱,还留着丝丝血迹的花舞飞扬飞出密室,双手指诀翻飞,打出一个个玄奥难懂的符号镶嵌在洞府石壁上,之后才落在地上,扶起水凌志,轻声问道:“凌志,你没事吧?”

“我没事,晨星哥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水凌志随便拍拍身上的灰尘,便抬头看向花舞飞扬问道。

“这次我炼制的回魂丹本是五品之阶,奈何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加入一种叫作赤蓝水晶的辅佐材料,导致此丹药直接跨进六品之阶,我没有反应过来,这才会发生这事的。”

“额!”听到花舞的解説后,水凌志半知半解的答应,随即又问道:“为什么你加入赤蓝水晶就会这样呢,这个赤蓝水晶来自哪里?你现在还能收取这三颗六品之阶的丹药吗?”

“这个赤蓝水晶乃是取自七级水蛟的内胆中,收取有diǎn麻烦,但是还是有希望的,你自己注意一下就好,我先将此丹收啦再説。”花舞説完后,拿出一个似钟似笼的物品,一阵口诀过后,便抛向此时还在空中游离的三颗回魂丹。

花舞翻腾在洞府中,与三颗回魂丹药周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花舞飞扬依旧没有抓到三颗回魂丹,而此时墙壁上花舞布置下的禁锢符箓已经被破坏的七七八八的,紧急之后,花舞手一抬,一座美轮美奂中带着悠久历史味道的塔,大气磅礴之势一看就知非凡物,塔分九层,就是花舞一直持有的九层琉璃塔。

琉璃塔刚一脱离花舞飞扬的手掌,便急速朝着空中飞去,塔底射出三股辉煌的光芒,刚好将三颗丹药笼罩住,下一秒,三颗丹药便消失在视线中。

“好耶!晨星哥哥你好厉害,我好仰慕你。”看到刚刚还在吵闹的洞府再一次的安静下来,水凌志也高兴的大喊大叫。

“收拾一下,我们也应该离开啦!”花舞只是微微一笑,説完便转身走进密室中。

“额!知道啦!”听到花舞的话,水凌志转身跑回自己平日里休息的密室,收拾一下后,便跑出来站在客厅中等着花舞飞扬。

三天时间转眼即过,花舞依旧把水凌志收进琉璃塔中,预防突然情况的发生;之后独自一人来到月前相约好的地方------晨来客栈。

“花舞兄弟,这里!”就在花舞刚刚走进客栈,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便响起喊声,花舞抬头看去,五六个人围聚坐在一起,眼光也是一致的看向花舞飞扬。

“张兄,你们还真是及时,想不到比我还要早到!”花舞打了一个哈哈,抱拳大笑着走向张达等人而去。

“哪里哪里!花舞兄弟见笑啦!我们也只是刚刚到而已!”张达也是双手抱拳的笑説道。

“好吧,今日各位道友前来助阵,在下自不会亏待各位,当然也是希望各位道兄不要蜜嘴腹剑!”花舞説着的时候对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一一看了一遍。

“额!哈哈……!道兄尽管放心,我们就算有什么想法,也要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道友大可不必担心。”听出花舞话中的警告之气,在座的各位也是大笑着抱拳説道。

“嗯,那就好!那我们就坐下来商议一下,以最xiǎo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花舞説着便将自己查到的有关人士的资料摊上桌面,大家就这样商量到夜晚时分。

“既然已经商议下来,那各位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准备一下,三天后还是这里集合,到时候就直接冲上烈焰宗山门。”花舞看到已经商议下来,此时也已经天黑下来,便在站起身来抱拳对着在座的各位笑道。

“好!那我们就先走啦,期待三天之后,看到道友的大杀四方!”在座各位一一跟花舞抱拳拜别后,各自离开回去准备。

“哥哥,我们真的要帮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吗?”客栈一间住房里,一个瘦xiǎo的男子看着一个有diǎn魁梧的男子问道。

“鼠弟!武林中讲究的就是一个信誉,更何况我们是修真者,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下来,就不能轻易更改,再説我看我们以后还要靠着他生存!”听到自己弟弟的话,憨厚中加威严的国字脸的哥哥此时也忍不住皱起眉头看着自己弟弟説道。

“怎么会?我看他还不如我呢?”听到自己哥哥的话,瘦xiǎo的鼠弟满脸嗤之以鼻的表情,转过身坐在椅子上説道

“对,他现在是不如你,但是你想知道,你以前也是弱xiǎo的,只是你修炼后,比较刻苦,不然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是两説的。”听到自己弟弟的话,蛮牛也有些生气的説道。

在他看来,居安思危是一个人进步的因素,如果每个人都忘本,那世界就没有平静可言,每天必定都是打打杀杀,每天都是活在腥风血雨之中。

“我!哥,我不説啦,以后听你的就是!”听到自己哥哥的话,白毛鼠不知道该説什么好的耸拉着脑袋説道。

“好啦,早diǎn休息吧,我只想这次帮他们,能够换到一些对你修炼有帮助的东西,那样以后我们兄弟才不会担心被欺负。”蛮牛説完便转身走啦,在走到门前的时候,拉开门后,背对着白毛鼠説道:“弟弟,你切勿骄*自大,记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过度自大会带给自己所付不起的代价,切记,切记!!!”

“哥……!”听到蛮牛的话,刚刚还骄傲的白毛鼠似乎已经预见到即将发生的事一样的,满眼泪水的看向已经消失在房间里的背影,尤其是看到那一刻显得有diǎn落寞孤寂的背影,心酸难过齐上心头。

另外一间房间里,独有张达一个人还坐在桌边,其他貌似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早就已经倒头大睡啦。

而花舞也只是假寐,并不曾真的睡着,因为这个平静的夜晚将会是一个暴风来临的夜晚,注定好多人在这个夜晚都不能安心的睡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