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补天道 三二八 真亲不认认假亲

2020-01-18 19:3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三二八 真亲不认认假亲

一处黄石地上,血影把孟帅放了下来。

这还是孟帅第一次踩上黄石,感觉脚下坚硬光滑,如踩在了打磨光亮的大理石地板上。

血影看了看四周,道:“这附近荒无人烟,也不在各地的交通要道上,料想不会有人飞过,你且在这里等一等。我也没有其他安全的落脚地了。”説着将一个玉环卡在孟帅腰上,正是那抵挡鬼压的玉带。

孟帅道:“多谢……今天让您为难了。”虽然他认为自己不该被关起来,但对于血影为了保护自己和长辈争执,还是很是感激。且不説道理在哪一边,立场不同,本不能比较,光亲疏内外,也是他落于下风。

血影面色一沉,道:“与你无关,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姑母已经疯了。”

孟帅目光一转,道:“难道是为了那个叫灵儿的女孩子?”记得那老妇説让灵儿生个孩子,血影脸色一下就变了,孟帅觉得,可能关键在那里。

血影不意他竟注意到这种细节,眉毛一动,道:“灵儿是我的表妹,也是姑母的女儿。今年才二十岁出头,但没有继承家族的血脉。姑母一直心中有病,从她十六岁开始,就塞给她不同血脉的男人。连续四个,怀了五次。除了第一次生下一个血脉稀薄的男孩儿,剩下都是流产。姑母还不死心,她还想要血脉更纯的男子和灵儿生子。”

孟帅只觉得一阵恶寒,道:“这也太令人指了你为什么不阻止?”

血影目光微抖,轻轻叹道:“灵儿她……不愿意违背姑母的意思。至于姑母……我幼年曾得姑母照顾,她也是我现存唯一的直系长辈,我曾经十分尊重她,但现在已经渐行渐远。难道真的要和她决裂么?”

孟帅心中不以为然,这种晚辈对长辈不分是非的服从,他向来是嗤之以鼻,只是这时的人大多如此,他説也没用,只道:“恕我直言,乾坤家族的人,也不是很靠谱的样子。有diǎn猪队友的意思。要带着这样的家族复兴,恐怕难于登天。”

血影道:“我从没指望他们帮我什么,复仇也好,复兴也罢,是我的事,与他们何于?家族的其他人,对我来説,是亲戚,从来不是同仇敌忾的伙伴,也不配做我的伙伴。”他説到这里,突然勾起一丝冷笑,道,“小的时候我常常想,姑母那么在意血脉的延续,是不是因为她的存在也只有这一个意义?”

这句话説得甚是恶毒,血影不再多説,道:“反而是那些留在中州大地上的那些族人,尽管当初未受到多少庇护,如今却更有勇气,也更坚强。老吕他们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我志同道合的同伴。我在四门中来去纵横,虽然明知于大事无益,但也不会停止,有时只是为了能让他们看到希望。”

孟帅心中暗道:虽然如此,但这样于事无补吧?光当精神支柱,没有实力积累和反攻计划,一万年也成不了事。他好像没什么章法定计,空自武功高有什么用?又没有弹指间灰飞烟灭的本事。还是説,他在前面拉稳了仇恨,后面还有人实际操作复仇计划?不过看他们的表现,也没那么高端的样子。要是让我来……草,跟我有什么关系?

孟帅摇了摇头,赶紧把散的思维收回来。到现在他也只是对血影这个人略有好感,对乾坤家族和自身的血脉,没半diǎn感觉。

血影交给他一滴血珠一样的鲜红石头,道:“若有敌人,就捏随他。”当下身影一动,已经飞走。

孟帅这几日悬着的心,放下了一diǎn儿,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回他那只大鸟,但至少已经有了几分回家的希望。

等血影飞走了,孟帅在原地活动了一下,便坐在光滑的黄石地上。

他用手摸了一下地下的黄石,感觉比大理石更光滑,触手微凉,有一种玉的质感,温润细腻。

难道説,整片土地都是玉石组成的?

孟帅惊叹不已,再仔细看时,果然见黄石带着玉一样光泽,只是少了玉的纯净通透,但绝非一般石质可比。而一眼望去,同样质地的黄石,一望无际,绵延万里,直到远处与天际相接,柔和的黄色始终不绝。

玉石为大地,这造化有多神奇?

虽然玉石如此之多,自然谈不上什么价值,但能有这样的地面,着实令人眼界大开。

而且,对孟帅来説,这方石地给他一种别样的感觉,似乎是一种——亲切感?

对,这土地莫名的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从黄石中沁出一种芬芳,令他想起了故乡的味道。

真见鬼,他的故乡可是水泥都市,压根闻不到一diǎn泥土味,从未背井离乡的他,也没有过那种游子思乡的深刻感情。但这里就是给他那种从所未有的亲切感,坐倒在石地上,竟有回到母亲怀抱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孟帅眯起了眼睛,享受起了在这片土地上晒太阳的幸福。

突然,孟帅的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孟帅一惊,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背后站着一个粉琢玉砌的孩子,正是白也。

孟帅呆住,好几秒钟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才道:“你……你怎么来了?”

白也不是留在云中城的山上么?怎么一晃眼就跑到山下,还找到了这里来了?这可是血影随意找的一个地diǎn,外人想要特意来找,真如大海捞针一般,难道説,这孩子竟然有本事跟踪血影不被现?

白也看了他一阵,眼睛弯了起来,露出笑意,道:“我来找你的。”

孟帅只有受宠若惊,无奈道:“小祖宗,你什么时候来的?”

白也道:“我早就来了。只是你和家里人説话,我没有出来。”

孟帅一怔,道:“我家里人?”随即想到是血影,摇头笑道:“那还不算是我家里人。”

白也道:“不是么?你们闻起来很相似。应该就是他们所説的家人吧?”

孟帅汗颜,只觉得这説法太诡异,也不知白也是什么鼻子,能闻出各种味道。但随即奇道:“我和他闻起来一样?你説那种好闻的味道,血影前辈也有

白也摇头,道:“不是説那种味道。另外一种味道,你们闻起来很像。”

孟帅自然弄不明白这种味道那种味道的区别在哪里,不过白也虽然来历不明,但他的话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孟帅忍不住就相信了,迟疑道:“真的?难道我们真是近亲?”

白也diǎn头,道:“是的。所以你找到了家里人,要回家了吗?”

孟帅笑道:“他还不是我家人——就算可能是近亲,不能相认也是枉然。不过我真的要回家了,那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将来有机会我再回来看你。

白也把孟帅后半句话置若罔闻,道:“我跟你回去。”

孟帅心里咯噔一下,怕什么来什么,他就是怕白也説这个。其实他并非讨厌白也,相反还比较喜欢他那种本真的状态,但这孩子确实太莫名其妙了,跟着他有diǎn不踏实的感觉,使得孟帅本能的想要逃离这个麻烦。

对白也这样诡异的存在,孟帅不能直説:“你跟我回去算怎么回事?”,只得搜肠刮肚的找了个理由,道:“这不方便啊,白也,我家实在太远,你去不了的。不如留在这里,我回来了,咱们还能一起愉快的玩耍。”

白也道:“不怕远。只要我想去,就能去。”

孟帅暗骂自己傻了,这孩子最大的特diǎn就是神出鬼没,血影他都跟得上,路远这等理由更是阻拦不住他,只得又道:“我家住的那边,有好多讨厌的人,味道又难闻,恐怕你不会喜欢。”

白也道:“我跟着你,和别人有什么于系?不好的人,不理他们就好了。

孟帅道:“我回去还有事啊,没有时间陪你玩,你会无聊的。”

白也道:“我平时也不玩啊。跟着你就行。”

孟帅无奈,心中暗暗觉得,除非白也自己改变想法,否则恐怕没人能拦得住他,只得暂且由着他,説不定哪天他又消失了呢?好在他不像是会惹事的人,本事也大,不用自己费太多心思,便道:“那你以什么身份跟着我呢?”

白也道:“身份?什么身份?”

孟帅拍了拍脑袋,心知身份这种俗世的东西,与白也怕是绝缘了。道:“如果别人问起,你就説是我表弟,好不好?”

白也想了想,突然冒出一句道:“表弟是不是没有弟弟亲?”

孟帅道:“算是吧……也不一定……不过弟弟都是同姓……”

白也立刻道:“那我当你弟弟。”

孟帅无语,只得道:“随便你。”

白也露出笑容,突然又问道:“哥哥亲还是弟弟亲?”

孟帅忙斩钉截铁的道:“当然是弟弟亲。”

白也diǎn头道:“那我还是当你弟弟。”

孟帅擦了擦汗,心中暗道:要是你知道爸爸最亲,你还不想当我爸爸了?趁热打铁道:“做弟弟的,要听哥哥的话,你知道么?”

白也若有所思的道:“是吗?”

孟帅再次重申道:“有。不听话不带你回去。”

白也道:“没关系,你不带我,我可以跟着你呀。”

孟帅捶了捶脑袋,心知这孩子心里一diǎn儿也不糊涂,自己想要骗一个听话懂事的奶正太怕是妄想,只得道:“反正做弟弟就要有做弟弟的样子,不然我真不带你回去。”

白也道:“我可以保护你。”

孟帅哈哈一笑,道:“那倒不必了,你跟着我,我还要为你的安全操心呢

白也道:“你身边有坏人啊。后面那个就是吧。”

孟帅一怔,骤然回头,就见一个老妇被一个年轻女子扶着,缓缓走了过来。

修水县人民医院
无锡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牛皮癣费用
酒泉手术治疗白癜风
新疆治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