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破界伐仙 第二章:醒来

2020-01-18 20:4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界伐仙 第二章:醒来

清晨。

柳晖做了个梦,梦到他来到了奈何桥,孟婆不停地给他灌孟婆汤,一碗,两碗,三碗……他不记得自己一共喝了多少碗,只记得那孟婆汤非常神奇,每一碗味道都不同。

“孟婆汤真神奇,这是让我回味生前的万般滋味吗?”

“喂……黑炭,醒醒,快醒醒……”

柳晖只觉脑中有道闪电划过,他眼睛猛然大睁,一下子坐了起来,“不对啊,我不是上天堂了吗?怎么还要喝孟婆汤……”

“喂,黑炭,你发什么疯,什么孟婆汤,什么天堂,脑子坏掉了吧?怎么尽说胡话?”

没管耳边的聒噪,柳晖再次闭上了眼,用力地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整理了一下思绪,想搞清目前的状况。

“身下柔软,应该是褥垫,腿上温热稍有压迫,应该是被褥,身上清爽套有衣物……”他又皱着鼻子用力吸了两口空气,“空气干净,有香甜感,稍有些霉味,绝对不是沙漠,耳边说话的声音,虽然口音有些不同我依然能听懂,说明是这个世界的语言,嘴里有药草的辛涩……这么说来我……我没死,还逃出了沙漠!”想到最后,柳晖的眼泪已经不由自主的流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活着,我活着出来了!”柳晖依然紧闭着眼睛,他放肆地大笑,虽然已经基本确定了心中猜测,却依然不敢把眼睛睁开,他害怕这一切还是梦,睁开眼他就会从梦中醒来。

“喂,黑炭,你没事吧?不会疯了吧?”

柳晖被抓着肩膀摇晃,一个有些生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不得不停止抒发胸中畅意,小心睁开双眼。一张圆圆的肥脸映入眼帘,这张脸的主人正皱着眉,因为在摇晃他,肥脸上的肉不断晃动,充满喜感。

“你怎么回事?一会儿胡言乱语,一会儿疯疯癫癫的大笑,想把护院招来吗?”

“你是谁?放开我,快放手,别摇了,我不笑了,我笑够了!”圆脸胖子力气不小,摇的柳晖头晕脑胀,赶紧求饶要其放手。

圆脸胖子这才把他肩膀松开,从他床沿起身,临了还不忘整理整理有些褶皱的长袍,柳晖这才注意他的装束,一身褐色宽体长袍,有点类似中国古代的长衫,长袍胸口位置绣有一个冒着热气的药碗,柳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他的同款!

他又打量起身处的这个房间,房间不大,大概十几个平方,墙体结构木质,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东西两侧各摆放着一张木床,木床的床尾各有一个红木衣橱,房间正中是一个圆桌,外加两个圆凳,圆桌上一只水壶几只白瓷杯,另外还有一个果盘,看到果盘里紫亮晶莹的葡萄和不知名的红色浆果,柳晖的口水瞬间流了出来,发现圆脸胖子正坐在圆桌旁看着他,他只能艰难的把口水硬咽下去。

当务之急还是先搞清楚这胖子的身份,还有自己目前的处境。

柳晖翻身下床,原本以为半年的沙漠穿行会让他这幅身体过劳虚浮,没想到下地瞬间感觉出奇的好,没想太多,他学着古人的样子向圆脸胖子拱手道:“敢问这位兄台高姓大名,烦请告知在下身在何处?”

“什么鬼?说话简单点,我听不懂。”圆脸胖子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好吧!这世界不吃这一套。

柳晖在圆脸胖子对面的一张圆凳上坐下,这之前还特意给他倒了杯水,又将之前的问题换种说法问了一遍:“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嗯,这才像句人话。”圆脸胖子满意的端起柳晖给他倒的水,抿了一口缓缓说道:“我叫罗胖,这里是殷家百草园的药童别苑,门外匾额上写着呢,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通过罗胖之口,柳晖总算对目前处境有了大致了解。

他确实已经出了沙漠,现在身处在一个叫作蓝沙镇的边陲小镇,小镇距离碧蓝沙海十几里,人口大约几万,对于一个小镇来说已经相当可观。

那日昏倒前他其实已经快走出沙漠,幸得在碧蓝沙海边缘寻找一味炼药材料的殷家二小姐殷琪洛所救。他被带回后就一直被安置在这药童别苑,由罗胖照看。听罗胖说那殷琪洛是一个天才药剂师,每日都会派人送来她亲自调配的药剂给他服用,他昏迷这一个月来,每天如此。

如此看来,他能醒来,身体还被调理的不错,全拜那殷琪洛的药剂所赐。看来这“孟婆汤”还真是“神奇”,眼前这个罗胖应该就是喂他“孟婆汤”的孟婆了。

“多谢孟婆,不,多谢罗兄这一个月的照料,小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日后若有用得到柳晖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柳晖向来恩怨分明,更何况是这等救命之恩,他已经在心底将还未谋面的殷家二小姐和这照顾他一个月的罗胖的恩情记下,想着等日后偿还他们。

“谢我倒是不用,其实……嘿嘿,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才是!”罗胖裂开嘴眯着一双发亮的小眼看着他说道。

“哦?这是为何?”

“嘿嘿,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罗胖不怀好意的对着他笑,这让柳晖满心诧异,正要问明白,不愿多说的罗胖已经起身向他摆手道:

“好了好了,你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你先在这里待着别乱跑,我去跟二小姐通报一声,告诉她你已经醒了,有什么问题我们以后再说。”罗胖交代一番后就匆匆忙忙出门,嘴里还不停嘟囔着什么。

“这柳晖怕是有半年没洗澡了,给他清洁足足用了五大缸水……”

柳晖听他嘟囔脸有些发热,他不是半年没洗澡,他是三年没洗澡了,不是他不想,而是没条件,在星曜村的时候洗澡就是往沙里钻几下,美其名曰沙浴。

柳晖放出精神力,想听听他还会说什么。

“不过那家伙虽然看起来瘦,身上肌肉倒是挺结实……”

柳晖吓得赶紧夹紧了腿,暗想这猥琐的胖子不会在他昏迷这段时间对他做了什么吧?这么想着,便没有继续偷听下去。

他感觉这罗胖像是故意说这些话给他听,也没多想,他又回到床上坐着,想想接下来的打算。

“昏迷前看到的那个白色身影应该是罗胖口中的二小姐。”抬手摸了摸脸,感觉不再那么骨感,他可还记得在沙漠那段时间他都瘦的不成人形了,身体力量也恢复了七成,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自己身体给调理的不错,不管怎么说,应该好好感谢她才是,待会儿她应该会过来,送她一件什么东西好呢?

他下意识的把手伸到脖子上,想摸摸脖子上挂着的石牌,却一下子没有摸到,这让他脑袋嗡得一声懵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胸前,那石牌确实不见了。

柳晖汗如雨下,几乎不能思考,他再次摸遍全身,还是没有。

“冷静,冷静,这个时候必须冷静!”他深吸了口气,抚着胸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小心抖开被褥,没有;拿起枕头,枕下也没有;又抖开褥垫,还是没有,柳晖双眼通红,自己的床上下找遍后,又把罗胖的床翻了遍,最后把整个房间翻得一片狼藉还是没找到。

“怎么办,怎么办,全村人的性命啊!”柳晖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神色慌张。

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位叫殷琪洛的二小姐身上了,但愿是被她拿走了,不然……

另一种结果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石牌掉在沙漠里那他还怎么去找。

“二小姐,那黑炭,不,他叫柳晖,他恢复的很好……”

“没什么异常反应吧?”

“刚醒那会儿有些胡言乱语,不过一会就好了,嘿嘿,喝了二小姐配的药剂,死人都能给他救活……”

……

听到有脚步声和人说话的声音,柳晖红着眼睛风一般冲了出去。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石家庄皮肤病医院口碑
不孕不育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汕头专业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