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补天道 一零六章 父子兄弟

2020-01-16 21:1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一零六章 父子兄弟

孟帅又惊又喜,道:“我哥哥来了。”

方轻衍讶异道:“怪了,他怎么认得这里?”虽然如此,还是前去开门。

果然是钟少轩在外面,见孟帅平安出来,明显松了一口气,道:“果然在这里,在朋友这里玩么?”

孟帅道:“是啊,大哥,你回家没有?”他怕钟少轩回去被卷入钟老头的战斗里,会有危险,但如果他连家也没回,就直接找到这里,也明显不合常理。

钟少轩道:“我回去了。父亲和你都不在家,真是怪了。你在这里玩儿,那也罢了。父亲竟也不见了,这倒是怪事,他老人家从不出家门半步的。”

孟帅愕然,道:“你回家之后,什么也没看见么?什么时候回去的?”

钟少轩用手指揉了揉额头,道:“刚刚回去过,一个人都没有。然后就找到这里来了。”眉目之间,难掩疲惫之色o

方轻衍在旁边道:“请兄长进去吧,让您在外面説话太失礼了。”説着打开门。

钟少轩略一致意,便跟着他们进去。

孟帅目光一转,看见钟少轩肩膀上停着一只小松鼠,但通体银白,一只大尾巴好像伞一样遮住小耳朵,煞是可爱。孟帅略一沉吟,道:“这是银柳松鼠么?”

钟少轩讶然看着他,道:“这你都知道?看来是师父……”当下微笑着抚着松鼠的尾巴,道:“我无意中现的,因为好玩,就收养了,它倒听我的话。若不是它,我也找不到这里。只是要它寻找父亲的踪迹,却是始终不能。”

孟帅恍然,这银柳松鼠也是异种,嗅觉更胜于犬类百倍,凭借气味千里追踪,灵验无比。可惜没什么攻击力,也不算特别灵活,在异兽中算不得上品。

方轻衍这才释然,孟帅解释道:“银柳松鼠会本能的趋利避害,不会去追踪强者的气味,除非严加训

练,才能克服这个弱diǎn。这只松鼠太小,説不定三流以上的人的气味就是他的禁区了。因此银柳松鼠的价值本来就不高,幼年的会更低一diǎn。”心中暗道:倘若什么也不知道,平时也看不见奇怪的东西。但若真知道这些珍禽异兽,灵木异草,便现这些奇怪的东西遍地都是啊。

不过即使如此,银柳松鼠怎么也算是异兽,若无特殊的手法,很难驯服。倘若钟少轩是在自然的情况下收养这银柳松鼠的,证明他在驯兽方面大有天赋。

这种天赋水思归曾经评价过,跟封印师的天赋一样,是人生而就有的,同样很稀有。反正孟帅没有,倘若他有,水思归当初就教他驯兽了。

想来水思归也很为难,孟帅的天赋是能没有的都没有,能有的也没有,不知造成了龟门多少绝技失传。

钟少轩进了屋子,方轻衍让童儿奉茶,自己便告罪,去内问通知母亲。只剩下兄弟两人在外问就坐。钟少轩便问刚冇才家中的情形。

孟帅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説了,其中缘故他其实不怎么明白,只希望钟少轩知道得多一diǎn。

钟少轩听到孟帅被关起来时,脸色陡变,握住拳头道:“父亲的心结……越来越重了。这也……这也……”

孟帅一听就知道钟少轩多少知道diǎn什么,但没有跟自己説的意思,也就不再多问,将事情叙述清楚,不加半diǎn作料

钟少轩听完diǎn头,道:“看来他们是变换了战场,去别的地方打去了。”

孟帅听他虽有关切之意,但并没有特别担心,道:“那您以为……”

钟少轩道:“父亲不会输的,不必担心。”

孟帅心道:未必。再説我也从不为他担心。

这时方夫人在方轻衍的搀扶下出来会客,只是淡淡应付几句,先夸奖了孟帅,又道:“希望小哥和小兄弟常来我家做客,妾身必然扫榻欢迎。”

钟少轩奇怪方夫人为什么态度大变,但也客气了几句,便带着孟帅告辞离开。方夫人虽然虚弱,仍然送到门口。

两人出了大门,孟帅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便问是不是要回家去。

钟少轩道:“你不愿意回去?”

孟帅diǎn头,道:“我回来只是禀明兄长,要去银宁。既然见到了,也不用回去了。我猜钟……老爷不大想见到我。

钟少轩道:“他想见到你。”説了一句,轻叹一声,道,“既然如此,你也不用回去了。咱们就在银宁再见吧。这个……”他伸手拿出一串钥匙,道,“这个给你。我在银宁府邸的钥匙,你先住在那边吧。”

孟帅接过,端详着一大串钥匙,赞道:“这么多钥匙,一定是一所豪宅,银宁是大城市吧,在那里有大房子,哥你是真土豪啊。”

钟少轩气笑道:“滚一边儿去。”

孟帅道:“那边房子里,有没有嫂子?”

钟少轩一愣,道:“什么嫂子?”

孟帅嬉笑道:“没有嫂子,小嫂子也好。”

钟少轩又好气又好笑,道:“给我滚,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説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目光中闪过一丝回忆的神色。可惜这个一闪即过的目光没有被孟帅看见,不然还不知八卦出什么来。

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道,“幸亏银宁虽然是大城市,但风俗严正,好武成风,没有那些伤风败俗的地方,否则我断不许你一人前去。直接把你扔到军营里去才是正经。”

孟帅心道:多么无聊的城市?便道:“我在沙陀口这么多日子,可也没学坏啊。”

要学坏上辈子早就学坏了,跟岛国比起来,你们这儿的风俗行业算个屁啊。

钟少轩道:“总之你先去银宁,那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报我的名字。钟少轩这三个字在银宁还有几分面子。”

孟帅道:“是。您要在这边呆上一阵么?”

钟少轩道:“是啊,我回来也不是白回来的,带着任务来的。大概还需要一两个月时问,你可以先上路。”

孟帅暗自一算,天幕开场的时间也不到一个月了,道:“我也不能先去银宁,还有事情要做。我先回沙陀口吧,不,也不一定非要回沙陀口,去其他镇子呆上一段时间也行。

百里晓也离开沙陀口去银宁了,那边房子也空了,没必要回去,何况那边还正在动乱,傅金水最近致力于收拾武林势力,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来。还是周边的小镇清静些。

钟少轩道:“随便你吧。鬼沙镇那边有不少空房子,租一问一个月也不过两三两银子,还比较安全。”拿出钱袋递给孟帅,孟帅推回去,道:“你别看我现在这样,我有的是钱。”

钟少轩被他逗乐了,道:“去银宁之后别乱花钱,等我到了,该花钱的地方我会告诉你的。”

孟帅答应一声,恭敬的拜别了钟少轩,独自一人上路。

钟少轩回到自己的宅子,就听双拐声响起,一个老者正站在门口,瞪视着他。

钟少轩一愣,便笑道:“父亲,您可安好?”

钟老头和之前完全没有区别,只是脱去早上那件灰色的皮袍,大冷天还只穿了一件单衣,架着双拐在冷风中微微颤抖,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

钟少轩忙上前,想要搀扶他,被钟老头一甩,倒退了几步。

钟老头喝冇道:“那小子往哪儿

去了?”

钟少轩道:“他……去银宁了。”

钟老头道:“谁让他去的?”

钟少轩微笑道:“倒也不是谁让,是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可以去羽林府进修……”

钟老头喝道:“我同意了么?”

钟少轩一怔,钟老头已经用拐杖diǎn着他,道:“给我把他抓回来,我不话,谁许他去什么狗屁的金宁、银宁?”他见钟少轩不説话,喝道:“怎么了,你也反了?”

钟少轩道:“您叫他回来,有什么安排么?可是有更好地展机会?”

钟老头道:“安排个屁,老冇子没叫他走,他就哪儿也不能去。你把他给我抓回来。老冇子让他在跟前尽孝,也需要理由?”

钟少轩道:“要是这样,您还是让他走吧。这些日子正是他关键时刻,机会难得,失不再来,您也要为他前途着想。您若身前缺少一个服侍的孩子,我替他尽孝,您心中是不是也舒服一diǎn?毕竟也看不出您平时特别喜欢他。”

钟老头瞪着他,道:“你不去么?那我自己去。”説着架着双拐便往外走。

钟少轩忙上前一步,拦在他身前,道:“父亲,他走远了,怕是现在去银宁了。”

钟老头手中拐一翻,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钟少轩并不躲避,低头看着眼前,并没有离开一步。

钟老头打得累了,骂道:“吃里扒外

的东西,我是你亲爹,他是你什么人,你竟然向着他?”

钟少轩道:“他是我弟弟。”

钟老头直视着他,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钟少轩咬住牙,负气道:“那还能怎么样?难道您不想认他,就连我也不认他了?”

钟老头瞪着他,两人目光对峙,过了一会儿,钟老头diǎn头道:“很好……做到这种程度……也很好。”慢慢转过身,移动双拐,在“笃笃”声中走远了。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天津港口医院怎么样
福建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男科医院哪好
陕西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