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星月】小小说三则(小说)

2019-09-13 03:2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广告》,是一篇搞笑的小故事,反应了当前电视、电话营销类广告的泛滥和庸俗;《幸福》,是一个充满了浓浓亲情的母子之间的暖人心窝的小故事,读起来有一种很温馨的味道;《随礼》,揭露了当今社会上的一种不雅的社会风气,也是比较耐人深思的一则小短文。 广告

晚饭桌上,刘大爷习惯性地打开了儿子给他买的那台精致的小收音机。刘大爷耳背,根本听不清收音机里说的唱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他只是有一种感觉,就是一边吃着饭菜,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着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那滋味是别有一番风韵,特别的舒服特别的惬意。
儿子在南方的工地上做建筑工,儿媳妇在家侍候孩子操持家务,他们老两口耕种着自家那二十几亩地的承包田。一家几口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日子过得是其乐融融。
此时收音机里正播放着一则广播电话营销广告。主持人是个年轻的女士,声音很甜美:“大妈呀,这个大力神你是买给谁吃的啊?”
“给我家老头儿。”电话听众听起来像是一位上了岁数的农村妇女,浓重的唐山口音。老头儿的那个“头儿”字的尾音挑得特别高,听起来像是在唱戏。
“大妈呀,那大爷吃了几个疗程了,有效果吗?”
“有效果。”大妈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吃到第二个疗程就有反应了。那力气大得很,折腾得我一宿都没睡觉,我浑身的细胞都动咧,把我死去多年的 声也带起来了。我们老头儿说效果太好,我也很好!”
对面吃着饭的儿媳妇“噗哧”笑出声来,险些把一嘴的饭菜喷出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老伴红了脸,狠狠地瞪了老头子一眼,伸出手去按收音机的开关,想把收音机关掉。没想到老头子更是眼疾手快,一扬手筷子就敲在了老伴刚摸到收音机的手上,嘴里哼哼着:“你这个老太婆,听听收音机你也管,你这管得也太宽了吧。”
老伴把嘴巴凑到老头子的耳边,大声说:“播的是广告,卖药的。”
刘大爷似乎是听清了老伴说的话,也大声嚷道:“卖药的?卖的啥药啊?”
老伴在桌下使劲地掐了一下老头子的大腿,说:“就是吃了能长力气的药。”
“好啊。”刘大爷一边说着,一边把收音机往自己身边挪了挪,说,“那你好好听一听,记下地址,也给咱那儿子买点儿。你看他那小身板儿,风一吹都能刮出二里地去。”
这时候,主持人的声音更加煽情了,说:“大妈呀,那得让大爷再坚持吃一个疗程,巩固巩固。”
“嗯。巩固巩固。”大妈配合得是相当的默契,“这不,我还给你们做宣传了呐。”
“你是咋儿宣传的呢大妈?”主持人的声调也变成了唐山味。那个“咋儿”字,说得是特别的有韵味。让人不免想起了小品演员赵丽蓉的经典腔调。
“街坊四邻就问我了,大妈呀,你们老两口儿一到晚上那是咋儿啦?‘啊啊啊\\\'地一叫叫半宿,吵得我们都睡不着觉。我就实话告诉他们了,结果是一传俩俩传十的,全庄的人就都知道咧。”大妈情绪越来越激昂,语速也加快了,“后来就都去买了。你猜咋儿地?我的天啊,这一晚上你就听吧,从庄东到庄西,从庄南到庄北,都是那种声音。‘啊啊啊\\\'地,弄得是鸡飞狗跳的,就连墙洞里的耗子都被传染了,‘吱吱\\\'地叫着直掐架。”
“噗哧”——儿媳妇的一口饭菜终于喷了出来,幸好没有对着桌子。儿媳妇放下碗筷,捂着嘴说了句:“爸、妈,你们吃,我先出去一下。就快速地跑进了厨房。”
老伴急眼了,脸红脖子粗地大声骂道:“死老头子,你个老不正经的,听什么听,赶快把那玩意给我关了,老老实实地吃你的饭。”
刘大爷没有听清老伴说的话,但看老伴的表情知道她是生气了。心里想,听个收音机也这么多事儿,还让不让人活了。于是倔脾气就上来了,狠狠地白了老伴一眼,干脆把收音机抓过来搂在了怀里。
主持人学着大妈的唐山口音继续追问:“那后来呢大妈?后来咋儿样了呢?”
“后来啊?那前后左右十里八庄的就都知道咧。”大妈继续配合着,“结果,镇上所有药店的大力神就都卖空了。我说,你们赶紧进药吧,不然这人都要疯咧。”
老伴再也忍不下去了,伸手就从老头子的怀里把收音机给抢了过来。刘大爷也不甘示弱,一仰脖把手中的半杯酒倒进嘴里,就朝老伴扑了过来。两个人一人一头扯着不大的收音机,你拉过来,我拽过去,谁也不让谁。
这时,旁边吃着饭的小孙子说话了:“爷爷、奶奶,你们快别抢了。那个大妈说药店里的药都卖空了,快去给我爸爸买吧。”
“买什么买,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厨房里传来了儿媳妇的声音,“那都是骗人的,收音机里的那个大妈就是个托,傻子都能听出来。”
最终,收音机被老伴给夺了下来,并被扔到了柜子里。刘大爷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看着老头子垂头丧气的样子,老伴有点儿心疼了,把嘴巴又凑到他的耳边,大声说:“老头子,你还吃不吃饭了。”
这回刘大爷听清楚了,“呼”地一下站了起来,说:“气都气饱咧,还吃个啥!”
没想到刘大爷说出的这句话竟然是唐山口音。尤其是那个“啥”字,尾音挑得特别的高,这可把刘大爷的老伴给弄蒙圈了。看着老头子怒气冲天倒剪着双手摔门离去的背影,老太婆目瞪口呆站在原地陷入了云里雾里。


幸福

自打弟弟一家去年搬上新楼,这是他第二次登门。第一次是弟弟家乔迁,今天是来看望母亲,因为明天是母亲的生日。弟弟家住在七楼,他不会使用电梯,只好一阶一阶地爬了上去。开门的是兄弟媳妇,看到大伯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显然被吓了一跳,说:“大哥,这大早上的你怎么来了?是爬上来的吧?快换上拖鞋进屋吧。”
他显得有些局促,双脚在门外的地面上使劲蹭了几下,说:“明天不是山子奶奶的生日吗?我过来看看。”
“是,我们都记着呢。”兄弟媳妇回头看了一下屋内的婆婆,故意提高了嗓门,说:“你兄弟说了,现在对这种事查得严,今年就不操办了。明天在饭店放一桌,请几个朋友简单地热闹一下就行了。”
大儿子的到来显然让母亲高兴万分。老太太把儿子拉进自己的房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开始了连珠炮似地发问:“怎么没把桐桐一起带过来啊?不是在电话里吵着说想太奶奶了吗?你这一大早的就过来了,饭吃了吗?听说今年玉米的价格不好,是不是这一年又白忙活了啊?”
这时,坐在客厅里摆弄手机的兄弟媳妇说话了:“妈,我给楼下的饭店打个电话订两个菜,一会儿让大哥到下边去吃吧。”
老太太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不用了。冰箱里不是有现成的速冻饺子吗,我给你大哥煮一盘子就行了。”
“妈,那你煮吧。”儿媳妇听出了婆婆不满的强调,悻悻地说,“那您陪着我大哥说话吧,我去店里了。”
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下肚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怀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了两张皱巴巴的百元钞票。他把钞票捋了捋,放到母亲的身边,说:“妈,本来我是想买个生日蛋糕的,又怕老二他看不中。这点儿钱,你留起来,想吃啥就自己买点儿啥吧。”
母亲把钱推了回来,说:“我吃的用的啥也不缺,你把这钱收起来。桐桐不是上幼儿班了吗,拿回去给他上学用。”
“妈,明天是你的生日,我知道这点钱拿不出手,可这也是儿子的一份心意啊。”他把钱又推了过去,说:“现在村里挣钱还挺容易的,昨天我给加工厂装卸水稻,不到一天就挣了二百多元呢。”
“你也是六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去干这种重体力的活啊!”母亲埋怨道,“就让山子回来种地吧,在外边闯荡两年了也没看见他挣着钱。时间长了再不回来,桐桐都不认识他这个爹了。”
母亲把钱收起来装进了衣兜里,蹒跚着脚步走进了客厅,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西。一边找一边自言自语:“这个老二啊,当了局长有什么用,亲戚家人的谁也借不上他的光。我说让他帮山子找一份工作吧,哪怕给领导开开车也行啊,人家哼哈地答应着就是不办实事儿。你爹死的那一年他才刚学会走路,要不是你这个当哥的退了学帮衬着养家,他能有今天吗!”
“妈,你不要责怪老二了,他一定有他的难处。”儿子从母亲的卧室里走了出来,说:“您也不用老惦着我们。现在我们有吃有喝的,外边也不欠人家的,这不挺好的吗?”
母亲收拾了一大包东西放在了儿子的面前,说:“老二媳妇开的药店里快要过期的钙片和维生素,拿回去照着说明书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有一些牙膏、毛巾、洗发水什么的,都是药店搞促销活动剩的纪念品。”说着话又像想起了什么,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门,从里边掏出一堆东西装在了塑料袋里,“这是老二给我买的坚果,我这牙口能咬动吗?都拿回去,给桐桐吃。”
“妈,您快别弄了,这样不好。”儿子站在一旁感到很窘迫。
“我还没死呢,这个家我还做得了主。”
儿子拎着满满的一大包东西出了门,母亲也跟了出来,从腰间摸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儿子的手里,说:“这里有两千块钱,密码是六个一。领你媳妇去医院看看,她那个腰疼病不能在家里硬挺着啊。”
“妈,你这是干啥啊?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儿子把卡又塞回到母亲的手中。
“我一个快要死的老太婆要钱有什么用?”母亲急了,把卡再次塞进了儿子的衣兜里,“你不收,那你给的钱我也不要。”
儿子的眼眶里瞬间溢满了泪水,想说什么欲言又止。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衣兜里的那张卡,转过身一步一回头地走下了楼梯。在走出小区的门洞前,儿子停住脚步转过身,向母亲住的那个楼层看去。寒冬里,小区的上空弥漫着丝丝的冷气,整座楼房在他昏花的眼前都是模糊的。可是他感觉,此时母亲就站在屋内隔着窗子在看着他。两滴泪水终于从眼角处流了下来,他在心里默默地想:不管家贫家富,六十岁了还能有个惦记着自己的妈,这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啊!

随礼

还不到发薪水的日子,李老师就已经收到了三份请柬。没办法,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结婚、过寿、乔迁、满月、参军、升学……只要是和喜事沾上一点儿边,就得随礼。就在不久前,邻村的一位朋友来电话,竟然提前告知他,过几天参加他岳父的葬礼。这位朋友在电话中说,老丈人是肺癌晚期,最多挨不过一周。这让李老师十分反感,心想,这老丈人还没死就已经算计上了,是不是想收礼想疯了。
这礼份子就像冬天里的雪,说来就来,说到就到,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早晨刚走进办公室,收发室的老大爷就又给他送来了一份请柬。请柬是他的一个多年没有走动的小学同学老杨托人捎来的,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四行字:添丁进口,幸福长久;特备宴席,招待亲友。
不用说,这是满月酒了。可是不对,这个同学老杨与自己年龄相仿,孙子都四、五岁了,莫非也跟年轻人凑热闹生了二胎。又一想,不可能,也许是他的儿子生了二胎,给孙子摆满月酒呢。
不管这满月酒是儿子的还是孙子的,既然请柬送来了,就证明,虽然平时没有联系,但在关键事情上还是没有忘记他这个老同学。所以,这礼份子得随,人也得亲自到场。
酒席是在小镇上的一家饭店举办的。同学老杨西服革履满面春风站在饭店门口恭候着每一位来宾。见了面,两人象征性地寒暄了几句话后,李老师就走进饭店,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了下来。
饭店不大,二十余张桌子都热热闹闹地围满了人。很快就到了开席的时间,宾客们端起了酒杯,抡起了筷子。可是让李老师感到奇怪的事情是,这场宴席既没有主持人也没有司仪,只是有一位支客人在里里外外忙忙活活地张罗着。他心生疑窦,这是唱的一出什么戏。随了礼份子,总得知道这是喝的一顿什么酒吧。于是压低声音跟身边的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老兄打听:“这老杨是给儿子办满月酒还是给孙子办满月酒啊?怎么没见孩子抱出来呢?”
听李老师这么一问,这位老兄楞了一下,“嘿嘿”地一笑,说:“是儿子还是孙子你得去问老杨,这只有他自己知道。”
“啊?”李老师更感到奇怪了,“那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男孩女孩都有。”老兄抿了一口酒,不怀好意地又笑了。
“莫不是龙凤胎?”李老师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嗯,是龙凤胎。还是多胞胎呢。”这位老兄一边喝着酒一边神神秘秘地说着。
这时,对面的一位年岁大的老者白了一眼那位兜圈子的老兄,说:“你就别卖关子了。”然后把目光投向李老师,“这个老杨啊,他们家的老母猪下了一窝猪羔子,今天正好是猪羔子满月出栏,又卖上了好价钱,所以就把亲朋好友请到一块儿乐呵乐呵。”
“啊?啊——”李老师长大了嘴巴,一口饭菜险些噎到喉咙里。
旁边的那位老兄说话了:“这老杨啊,还是五、六年前儿子结婚时办了一次事儿。这以后估计也没啥大事了,这么多年来只往外随也不往里进,心里不平衡啊。”
“哦——理解,理解。”李老师只觉得吃到肚子里的东西直往上反,忙站起身向一桌的人拱了拱手,“各位慢慢吃,慢慢吃,我这先告辞了。”
走出饭店的大门,李老师只感觉头有点晕,胃里的酒气也翻卷着一股股地直往鼻孔里钻——怪了,这刚刚喝下去的酒怎么变味了呢?

共 48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广告》,看似荒诞不经的小故事,作者从刘大爷一家几口人关于一段收音机的广告展开,耳背的刘大爷不知道收音机的卖药广告性质,弄得老伴、儿媳哭笑不得,而孩子的话语也更加讽刺了当前电视、电话营销类广告的泛滥和庸俗;《幸福》,看望母亲的大儿子和母亲之间简简单单的对话尽显浓浓的母子之情,虽然大儿子家境贫寒,远远不及当局长的二儿子家庭的殷实,但是一颗纯朴善良的孝心令读者动容,而老母亲对儿子儿媳的关爱又表达出了母爱的伟大,是一则温黁人心的故事;《随礼》,中国人自古讲究礼尚往来,可如果这份“礼”只有了利益,而没了“情谊”,那么礼尚往来的不过是金钱的交易。作者用夸张讽刺的笔触讲述了李老师随礼到饭店喝“喜酒”的故事,却没料到的是,竟是主人为自己家里的“小猪仔”们举办的喜宴!结尾在意料之外,令人深思,辛辣地揭露了当今社会上的随礼的不雅的社会风气。推荐共赏。【编辑:周子默】
1 楼 文友: 2016-12-17 22: 7:06 问好田承友,感谢赐稿星月。
2 楼 文友: 2016-12-17 22: 7: 2 欣赏老师佳作,编按不足之处还请老师多多指教。
 楼 文友: 2016-12-17 22:40:19 《广告》和《随礼》,两则韵味深长的故事,令人深思。《幸福》带来温馨的感动。风湿用什么药消肿止痛
孩子中暑
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
立可安小檗碱片有几种规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