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顾道长生 第九十章 交火

2020-01-16 22:13: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顾道长生 第九十章 交火

野外,树林。

此地的树木还算繁茂,这一堆那一簇的长在荒原中,竟也连成一片。林中夹着数条土路,时而看到一些废品垃圾,另有几个低洼水坑,散发着浓重的臭味。

就这种环境,连谈(da)恋(ye)爱(pao)都不会过来。

然而李肃纯很喜欢,这是最理想不过的藏身地。他在黎明前到达,先找了一座背阴土丘,然后挖了一个浅坑,让白尸躺进去,再埋上几层薄土。

最后,又摘了好多枝叶,尽量自然的盖在上面。

若在平日,他要么会去周围转转,要么守着白尸补觉。饿了就啃面包,渴了就喝矿泉水,一守就是一天。

从他杀人逃亡开始,在每个太阳起落的区间,都是这样度过的。

但今天不同,李肃纯坐在土丘下,右手拿着水瓶,左手不自觉的抓着裤子,甚至有些轻颤。

因为从下河村一路奔来,他总觉得有一种危机感。就像一张正在不断缩小,自己就是中的鱼,瓮中的鳖。

其实他心里知道,那晚饶了刘长和一命,可能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年轻人阅历有限,判断不出警方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只是本能的感到不安稳。

“咕噜!”

李肃纯又抿了一口,将空瓶捏在手里,嘎吱作响。

要前往邻省,必须从罗壁绕过去,区别就是从西边绕,还是从东边绕。他本想在今晚赶路,现在却颇为犹豫。

他默默想了半天,忽地把空瓶一扔,从编织袋里翻出一条破毯,像个乞丐一样蜷缩在丘下。

搞那么复杂干什么!

自己没得选择,要么继续走,要么原地停留。继续走还有希望,若停留在此,都用不着警察,饿也饿死了。

正值初冬,太阳落山很早。

李肃纯已习惯了这样的孤独和等待,没觉得有多漫长,天色就渐渐深沉。当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西边,林中的光度瞬间昏暗。

死人一样的李肃纯睁开眼,将毯子卷好,然后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后,他手捏指诀,喝道:“起!”

随着话音,那白尸破土而出,直挺挺的立在跟前。

他看着这具丑陋的,初级的,还带着淡淡血腥味的僵尸,却油然生出一种亲切和安全感,轻声道:

“走吧!”

……

以一个县城的技术和资源,在没有明确坐标的情况下,找两个人还是很难的。

灵璧周围的地形非常复杂,起伏不平,矮山密林众多。警方人手有限,不可能全面搜捕,只能掐住大小路径,呈格状散K县里部署之后,当天中午,各队就纷纷行动。蹲了半天没动静,换了一次岗,这会已是第二组。

大刘和小张很不幸,被分到了夜间组。他们要在杨树村的土路上熬上一宿,次日才能休息。

这土路看着不起眼,却是通往罗壁方向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如果那俩人就在此地,一定会通过这条道。

小张是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可能头一次接受此类任务,显得抱怨连连。他不时往县城那边瞅上一眼,嘟囔着:“唉,戏肯定开场了……”

“怎么着,今天有约会啊?”大刘是个老警察,随口问道。

“约了女朋友逛街看戏,结果全吹了,人家正生气呢。”

“生气就哄哄呗。”

“不理我啊,不接,短信不回,我有啥办法?”

“呵,姑娘都这样,明天就好了。”

大刘往车窗外弹弹烟灰,笑道:“今天我丈母娘还过生日呢,我饭店都订好了,那又怎么样?有任务不还得过来。”

“你那是丈母娘,鱼都进锅多少年了。我不行啊,还钓着线呢!”小张道。

“哈哈哈!你小子就是嘴贫,不知道花言巧语的钓了几条鱼了?”

大刘听着年轻人的俏皮话,觉得特新鲜,也跟着逗了一句。

老前辈任务经验丰富,懂得节省精力。小张就不行,又坐了一会,更显得烦躁不安,忽道:“我下去撒泼尿!”

说着,他拿着手电下车,往野地里走了几步,就开始放水。

为了便于隐藏,车子没有打灯,周遭一片沉暗。隔着野地过去,便是杨树村,现着点点光亮。

这一带荒草繁茂,高且密集,有夜风吹来,在暗色中形成一波波的轻浪。

小张拉上裤链,正要返回,突然脚步一顿。

今天是北风,按道理,那草丛应该齐刷刷的向北偏斜。但有一处地方,却在整齐中夹着一点突兀。

他接着微光细看,果然,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上一下,时高时低,显得极为古怪。

“好小子,真让我逮住了!”

他脑袋一热,晃着手电就喊:“什么人?站住!”

说罢,抬脚就追。

“哈麻批!”

大刘正坐着呢,气的骂了一声,也赶紧下车。

若碰到这种情况,应该联系上级请求增援,己方再加以牵制。妈了蛋的,那小子自己就出去了!

“别跑!”

“站住别跑!”

野地中,已经展开了一场追逐。小张边跑边摸出电棍,不断喊着话,只觉野草在身边刷刷掠过,刮得又涩又疼。

此时他也看清了,确实是两个人:一个在跑,一个人在跳。

没错!就是在跳!

他胆子再大,也不禁犯嘀咕:“真邪门啊!这特么到底是啥东西?”

双方追逐了一段,前面那人好像体力不济,速度减缓。眼瞅着就要赶上,却见他猛地一停,随即传来一声清喝:

“去!”

后面的怪人突然转身,嗖地一跳,竟直接跳到了跟前,闪着乌光的爪子一把抓来。

小张汗毛倒竖,下意识的将电棍横在胸口。

“啊!”

他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整个人倒飞出去,胸前血肉模糊,不知是死是活。

“小张!”

大刘在后面看着,目眦尽裂,伸手就摸出配枪。根本顾不得领导要求,啪的就一声枪响,震荡着寂静的黑夜,久久不散。

“砰!”

子弹打在怪人身侧的草丛中,爆出一蓬碎石泥土,草屑四溅。

“……”

那人似乎一惊,连忙一伸指,再次喝道:“去!”

这就看出新人和老人的差距了,大刘死死盯着那黑影,双手握枪,气息平正。对方眨眼就到了近前,抬爪就要抓。而与此同时,他也扣动了扳机。

“啪!”

这一枪精准的命中前胸,但是却发出一声闷响,就像子弹钻进了一坨拥挤干涸的死肉堆里。

那黑影受到力量惯性,直挺挺的向后滑去,随即定住,竟似毫发无损。

“这特么到底是啥东西!”

大刘目瞪口呆,涌出了同样的疑问和悚然!他太清楚这枪的威力了,如此近的距离,身体都会被打穿,但对方居然没事!

正在他愣神间,那黑影又是一跳。

“砰!”

“啪嗒!”

大刘也飞了出去,枪被甩落在地,人昏迷不醒。

“出来出来!”

“怎么回事?我好像听着放枪了!”

“那边!过去看看!”

就在此时,杨树村忽然骚动起来,灯光一个个亮起,还有人影显现。

“……”

李肃纯看着俩警察,默然片刻,最终只捡起那把枪,转了个方向,消失在黑夜中。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网上挂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怎么样
安庆治疗牛皮癣方法
贵阳治疗癫痫病的最好的医院
深圳治妇科的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