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银行业债转股是否能再次成为“杀手锏”

2019-09-15 23:3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年来,在经济下行的影响下,一些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经营困难,金融机构不良贷款比例逐年上升。在此背景下,曾经在国企三年脱困中起到重要作用的债转股在今年两会期间再次成为焦点。

3月16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接受两会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的“债转股”事项正处于研究过程汇总,但需要进行一系列技术上的设计和政策上的准备才能予以推广。

对于债转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答记者问时表示:“企业债务率高是老问题了,因为中国是以间接融资为主,但是我们的居民储蓄率也比较高。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而且也可以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

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目前多个监管部门正积极研究不良债转股方案。其中部分国有大型企业进展较快,随时可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国企三年脱困 牛刀小试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对记者说,债转股通过收购银行不良债务,将其转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企业的股权。这不仅有利于降低国有企业债务负担,而且可以盘活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将企业的债务一笔勾销,而是将银行与企业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公司)与企业的持股与被持股或控股与被控股的关系。

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需要吸取15年前国企和国有大行改革的经验,启用三把“杀手锏”:即债转股、核销呆坏账和分离不良资产。而在这三者当中,债转股很值得研究,政策性因素造成的不良债权应该转化为股权,这是逆周期调节的最好措施。

1997年7月2日,亚洲金融风暴席卷泰国。不久,这场风暴开始影响到中国。一改经济急速发展的景象,中国的经济开始走向萧条。

据财政部统计,1997年,国有大中型企业亏损面已达39.11%,亏损企业亏损额665.9亿元,盈亏相抵,实现利润856.5亿元。到了1998年,国有企业盈亏相抵,实现利润只有213.7亿元。

国有大中型企业亏损日益严重,在财政不愿提供亏损补贴、银行不愿提供贷款的情况下,国有亏损企业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影响稳定的社会问题,引发了大面积停产、工人下岗、企业拖欠银行本息等一系列严重问题。

在此国有企业改革发展面临严峻挑战的背景下,1997年7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在辽宁考察国有企业时强调,要坚定信心,扎实工作,用三年左右时间使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亏损企业走出困境。

为此朱镕基使出了三大招:即“债转股”、用国债资金支持企业技术改造、企业上市融资。把国企欠银行的巨额贷款转换成股权。一方面帮助大企业脱困,减轻其沉重的还款责任和巨额利息;另一方面,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也大幅减少。

为了承接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1999年国家成立了长城、信达、华融、东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应收购、管理农行、建行、工行和中行的不良资产。然后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跟债务公司签订债转股协议,资产管理公司成为股东。

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银行不良贷款的钱,一部分来自国家出资,一部分来自央行再贷款,一部分来自向各大行发行的低息债券。各行的不良贷款折价卖给资产管理公司,迅速实现了账面上的不良贷款的出清。

据新华网报道,在2001年的两会期间,根据国家经贸委提供的资料显示。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工业实现利润大幅度增长。2000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实现利润2392亿元,为1997年的2.9倍。

政策实施后,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亏损企业实现了脱困。1997年亏损的6599户国有大中型企业,已通过多种形式减少4799户,这些企业有的实现了扭亏为盈,有的通过关闭破产退出了市场,有的被兼并或进行了改制。

是“杀手锏”也是“双刃剑”

债转股是否可以再次启用,还需要考察当前的经济状况。据媒体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纷纷下调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经济下行趋势已成定式。

以国内钢铁行业为例,数据显示,2015年钢铁协会会员实现销售收入2.89万亿元,同比下降19%,年度亏损645亿元(上年为盈利226亿元),亏损面超过50%,实际钢铁主业的亏损超过1000亿元。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曹慧泉在媒体采访时表示,钢铁行业压力比较大。他认为钢铁行业想要健康发展,产能利用率需要达到80%以上,但目前的行业产能利用率仅为65%左右。2015年底全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70%,全行业负债总额超过3万亿元。

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债转股是否启用、怎样用,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认为想要实行债转股还需要协调企业、银行、AMC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关系。

聂日明对记者说,就目前从企业来看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企业已经资不抵债,生产和经营已经没有市场前景,或者债务企业已经破产,无法追回贷款本息。这一类企业是应该倒闭破产的企业。另一类企业是负债率过高,总资产盈利率低于银行负债率与平均利息率的乘积。如果银行拟按期收回,企业可能濒于破产,贷款将反而收回无望。如果银行予以妥协,不急于逼债,给企业以喘息机会,则有可能最终盘活资产。因此,目前债转股主要针对的是第二类企业。但是AMC公司在实际操作中风险极大。

不排除有一些企业也会借此机会,进行做账和包装,调高一些经济效益指标的账面水平,使自己符合国家政策中所列的债转股的推荐条件,从而挤进债转股行列。抱着吃大锅饭的投机心理,债转股之后很难切实提高企业的效益。因此,一旦债转股后,转成股的部分将有去无回,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边缘性不良股权资产变成了不可能分红和还将继续亏损的不良股权资产。

另外,目前国家AMC公司比较少,主要有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东方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发文指出,目前由于不良债务暴发较多,而国内AMC承接能力依然有限(目前持牌机构是4+1格局,再加上其他不持牌AMC,整体实力虽然在增长,但和不良总量比起来,还是太弱小),所以整个不良资产一级市场处于供过于求阶段,导致转让价格一再下行,目前跌至2至3折。银行觉得这个价格转让,放血有点多,不划算,因此又重新加大了自行处置的力度。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石俊志曾建议,AMC向商业化转型的过程中,要在债转股实施的各个环节逐步引入市场化机制,即商业银行向AMC公司剥离不良资产时,要根据市场规律进行竞价交易。同时,剥离不良资产的银行也不仅限于国有商业银行。对于非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应该也可以通过AMC进行转让。AMC应有权自主选择实施债转股的企业,并依据公平原则,与负债企业进行债转股。

另外,有业内人士表示,银行债转股这个“杀手锏”,若使用,需谨慎,因为它相当于投放基础货币,必然会刺激CPI回升。

怎样落实尚需研究

著名经济学者宋清辉认为,对银行而言,债转股的推出,将为银行提供更多可选的不良债权处置方式,减少AMC公司参与的交易环节,降低账面不良额以及不良贷款率,提高拨备覆盖率,最大限度地缓解银行的核销压力。

但操作层面显得比较复杂。3月16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两会期间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债转股在操作上不能简单地把银行的债权转为企业股权。按照商业银行法的规定,商业银行不能直接投资企业的股权,商业银行不能拿着一般企业的股票。因为银行的资金来源于存款,并非其自有资金,所以不能拿着存款去直接持有股票。

实际上银行也不愿意持有企业股权。聂日明对记者说,首先,银行不止贷款给一家企业,可能成百上千家,如果这些贷款企业经营不善,银行不愿意也没有能力去持有这些企业的股权,管理企业。其次,由于股东权益排在债权人之后,在企业破产清算时,银行可能因为想尽快收回本息而不愿意转股。

有业内人士分析,宥于政策规定,债转股需要特批,一般情况下大规模推开的可能性比较小,不太可能成为化解不良贷款的主流方式。

据银监会官方网站数据显示,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可控。2015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下同)不良贷款余额12744亿元,较上季末增加881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67%,较上季末上升0.08个百分点。因此,债转股的实施也未必是大面积的。

虽然舆论对于债转股的猜测众多,但特批试点案例已经先行。熔盛重工(01101.HK,现更名为华荣能源)近日发布债转股公告,拟向债权人发行最多171亿股股票以抵消171亿元债务(发行27.5亿股股票以抵消27.5亿元债务)。此次债转股完成后,中国银行将变成其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将高达14%。该议案尚待3月24日股东大会通过。

小孩风寒感冒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反复咳嗽怎么办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胃反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