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贩肾团伙圈养40人摘肾23个幕后药商勾结

2019-10-08 17:5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贩肾团伙圈养40人摘肾23个 幕后:药商勾结医院

7月,江西南昌青山湖区法院对非法买卖器官案庭审,揭开了隐秘的贩肾交易链条:从上招募供体,圈养供体,取肾、异地空运、移植,短短5个月,该犯罪团伙圈养近40人,贩卖肾脏23个,非法获利154.8万元。 这个横跨江西、广东的特大贩肾团伙,多数成员曾是活肾供体或受体,他们处在利益链底端,利益链顶端是肾移植医院和医药商,二者勾结攫取大部分利益。 肾源需求的巨大缺口为贩肾集团提供了生存和利润空间。专家认为设计合理的遗体器官捐赠制度有利于缩小缺口。 江西南昌红谷滩二手车市场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小旅馆,狭仄的空间,发霉的被褥,2011年10月,汪虎(化名)在这里住了大半月。 他不能随意出门,身高一米八多的山东人赵振24小时严密看护着他,并为他提供伙食。汪虎说自己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就像被圈养牲口一样”。 20多天后的一个晚上,白色丰田车将汪虎接出旅馆,在车上,汪虎被蒙上双眼。眼罩取下,汪虎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普通的病房,五名医护人员正站在手术台旁盯着他。 汪虎是贩肾团体从上招来的活肾供体,是贩肾链条的第一环。以陈峰为首的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圈养供体,取肾、异地运输、移植,形成严密的贩肾利益链。 2014年7月,江西南昌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对这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作出一审判决,12名被告人因出卖人体器官罪分别获有期徒刑2年至9年6个月。幕后:药商勾结医院药商陈峰为维护与医院关系,多卖药品勾结医生,提供非法肾源在贩卖肾脏链条的最后一环,陈峰是幕后大老板,他是广州蒙家帝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推销与器官移植相关的药品。据他说,每年卖药能挣几百万元。陈峰向警方供述,因为卖药他与广州医院很多移植科医生建立了关系。2010年,广州军区总医院肾脏移植科副主任朱云松跟他说,肾源很紧张,很多病人等着肾脏移植,朱让他去外面联系一些脑死亡病人的肾源。2010年,陈峰在上认识了江西的左寒冬,左寒冬说和江西的武警总医院关系熟悉,可以提供脑死亡病人的肾脏。陈峰派莫永青去南昌、景德镇从左寒冬处取肾,再把肾卖给朱云松。陈峰否认贩卖肾脏是为了谋利,“我卖药利润很高,根本看不上买卖器官这些小钱。主要是维护关系,做药品。”警方调查发现,陈峰每提供给朱云松一个肾脏,得到12万元,其中10.5万元分给贩肾集团的江西中介团伙左寒冬等,1500元分给莫永青,他自己能赚1万多元。目前,朱云松被另案处理,但络上有许多尿毒症患者仍发帖对他表示感激。按照法律规定,器官移植前,临床学术和伦理委员会要对器官来源的合法性等进行审查。新京报前晚致电广州军区总医院器官移植相关科室负责人,询问该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应当履行的正规程序,该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器官移植科医生介绍,病人进行肾脏移植,肾源加手术费、疗养费约50万元。由于肾源很紧张,不排除某些医院默许非法途径的肾脏流入。“病人迫切需要,医院有利可图,某些医生就默许了伪造的资料。”经警方调查,从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间,以陈峰为首贩肾团伙,先后对23名供体进行肾脏摘除手术。这23枚被摘除的肾脏,有21枚运抵广州军区总医院实施了移植手术。有两枚由刘永东请医生私自在江西、广州的民营医院实施移植手术。刘永东告诉新京报,在整个利益链条中,他所得仅是很小的一部分,刚够过日子。2011年10月,刘永东决定冒险赚笔大钱,他自己组织医生为江西瑞金尿毒症患者罗女士换肾,并收取罗女士现金41.5万元。刘永东拒绝向透露他分成所得,只表示“是不小的数字。”罗女士前日也向新京报证实了这一说法,她患有尿毒症,一直得不到合适肾源,2011年8月,她联系上刘永东。当年11月,刘永东找到匹配的肾源,并安排罗女士在华中医院进行肾脏移植手术,主刀医生是刘永东请来的器官移植科专家周凯章。罗女士说,术后她康复情况不错,从个人情感上感谢刘永东,“毕竟救了我一命。”刘永东目前因为肾衰竭被取保候审,他说他最关心的仍是怎样获得合适的肾源,保住性命。他说,“近几年肾源不断减少,如果能从正规途径得到合适的肾源,谁也不想去做犯法的事。”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每年大概有30万人等待器官移植,但成功移植器官约为1万例,许多病人不得不转向非法领域寻找肾脏。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晓梅告诉,活体器官移植是以伤害另一个人的重大健康为代价的,全世界都严禁活体器官买卖。器官移植的商业化,会加大社会的鸿沟,巨大的利益甚至会催生罪恶和违法行径。她表示,我国现有的捐献模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最好的办法是鼓励身后捐献器官。

小程序 积分商城
微店后台管理平台
怎样开微店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