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三十七章 讨债

2020-01-16 13:2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三十七章 讨债

一个时辰过去,钟子浩三人已经去过两处地方,都未能见到秋落。

“两处都没人,只要秋落没有外出的话,一定在那个地方。”第一次为钟子浩办事就不顺利,韦轻寒的神情有些尴尬。

“无妨,我们继续找便是。”钟子浩倒是不急,一脸平静的答道。

“狡兔三窟!看来,这个秋落倒是谨慎得很。”秦芷凝轻抬葇夷,挽了挽额前几缕被风吹乱的青丝,柔声笑道。

闻言,韦轻寒越显尴尬,他们这些无门无派的散修武者,一生大多数时间都是亡命天涯,哪一个不为自己多准备几处落脚点。如果待在固定的地方,万一哪一天仇家杀到怎么办?

“最后一个地方倒好找,那次我和秋落探险回来后,双双重伤,我也在那里疗养了一个多月才恢复。”韦轻寒在前面带路,还不忘解释一番。

钟子浩暗暗点头,按照韦轻寒这么说,他和秋落的交情定当不错,对于此行收服秋落的计划,心中也多了一分胜算。

两人在韦轻寒的带领下左突右拐,花了很长时间,才在一处非常偏避的院落前停下来。此处曲径幽邃,四面竹林环合,虫蚁鸟鸣声格外清晰,到不乏是隐居的好地方。

“这秋落倒是很会选地方嘛。”就连来过此地的韦轻寒都感慨了一番。

说罢,正待上前敲门,却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

“秋落,识相点,如果不交出同等价值的丹药或宝器赔偿,你就准备下半辈子做孔家少爷的护卫吧。”一道粗犷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威严霸道。

“嘿嘿,其实相比较来说,我更愿意你做我的护卫。”另一道声音听上去稍显年轻,言语间颇有些玩世不恭的意味。

“两位请多给在下一些时间,我已经筹备了一些赔偿的灵材灵宝,只不过价值上面还差了一点。请二位放心,我秋落的为人你们还不清楚?一定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这道声音倒是中气十足,只不过听起来似乎底气不足的样子,还夹杂着几分落寂和无奈的情绪。

“哼!这番话你都说过好几次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向我们交待,否则,孔家的实力不需要我多做介绍吧?”开始那道粗犷的声音喝道,明显有着威胁之意。

“孔少爷,我……”

话还未说完,门口忽然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秋落,老朋友来访,还不赶紧开门,今天我们定要喝上三百碗,不醉不归。”

“咦?莫非是韦轻寒!”

几个呼吸后,院门大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位和韦轻寒年纪差不多的蓝袍男子。他身形伟岸,结实得就像一棵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

“韦轻寒,真的是你?你总算舍得来看老朋友了!”来人眼睛一亮,话音中透露出惊喜莫名和不可置信的兴奋。

“哈哈,我不来行吗?否则再过三五载,你都不记得我这个朋友了。”韦轻寒哈哈大笑。

“别站在门口,快快请进……嗯?这两位是?”直到这时,蓝袍男子才注意到后方站着的钟子浩和秦芷凝。

“哦,看我这脑子。”韦轻寒也反应过来,“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家公子,还有这一位,她是……秦姑娘。”

“公子,这就是我和您说过的秋落。”末了,韦轻寒又指着蓝袍男子道。

“幸会幸会!”钟子浩含笑施礼,秦芷凝也盈盈一福。

“二位客气了,既然是韦兄的朋友,那就是我秋落的朋友。寒舍简陋,千万别介意。”秋落回了一礼,他虽然不知道眼前二人到底是何身份,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人不是寻常之辈,丝毫没有怠慢之处。

不过,或许是因为突然见到老朋友的兴奋所致,秋落并没有注意到韦轻寒的介绍——我家公子。

四人进得院中,却见两名男子老神在在的坐在石桌旁边。其中一人长得膘肥体壮,浓密的络腮胡占据了半张脸。另一人年纪不到三十,粗一看去倒是生得人摸狗样,可从他身体斜躺,双脚翘在石桌上的行为来看,定然又是一个纨绔子弟。

只听这稍年轻的男子道:“秋落,不要以为朋友来了就可以不赔偿我孔家宝物,我们可还等着你的答复呢?”

说完之后,他下意识的把头往这边一转。

“蹬……咻!”男子瞬间起身,身形一动便横掠两丈,站到了钟子浩和秦芷凝面前。

只是,他的目光完全将钟子浩给无视了,上上下下将秦芷凝打量了一番,才啧啧有声的道:“啧啧,啧啧,不错不错。秋落,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准备用这丫头来抵债的对吧?嗯,算你还了解本少爷,我答应了,哈哈……”

“孔少爷,不得无礼!”秋落吓了一跳,赶紧移动身体挡在秦芷凝身前。

“放肆!”韦轻寒爆喝出声,天极境强者的真元开始鼓荡起来。

“轰!”

孔家少爷哪想到有人敢在延松城对他对手,措不及防之下,被韦轻寒的威压所阻,跌落在了两丈开外。无巧不巧的,这货竟然又跌回了他先前所坐的那张椅子上,脸色瞬间转白。

对于眼前这一幕,钟子浩并未出声,他也想看看秋落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秦芷凝也没有丝毫惧色,除了用一双厌恶至极的眸子看了孔家少爷一眼外,便没有其他动作。

想想也是,在秦芷凝心目中,钟子浩连天极境二阶的血龙门宗主都能拿下,只要自己在他身边,没有人能够伤害到自己。

“谁对老子下的黑手?”孔家少爷狼狈起身,阴沉的目光望这边扫来。

“秋落,你好大的胆子,连孔家少爷都敢动?”一脸络腮胡的男子也站起身来,看向钟子浩等人的目光明显不善。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这位是我朋友韦轻寒,他也是初来延松城,对这边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唐突之处,我代他向两位道歉。”秋落赶紧打圆场,同时用眼神示意韦轻寒。

韦轻寒却装着没有看到,右袖一挥,扬声道:“我哪管什么孔家还是洞家的少爷,敢对秦姑娘不敬,这点惩罚算是小的。”

秋落一听这话就暗呼槽糕,要说韦轻寒的性子他也清楚,以往并不是这么莽撞的人啊?

“阁下,你也不过才天极境一阶的修为,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敢这样对孔家公子说话。”络腮胡男子闻言,一步步往这边走来,天极境的气势徐徐绽放。

望城县人民医院
北京市怀柔区妇幼保健院
重庆治疗卵巢炎费用
锦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湖北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